首頁>工作動態>理論研討

變現公物歸個人使用行爲辨析

來源:中國紀檢監察報發布時間:2019-08-14

  【典型案例】

  張某,某國有汽車制造公司(以下簡稱A公司)企管部經理。2016年6月,經單位領導同意,由張某負責將A公司的一台價值人民幣10萬元的進口數控三面沖孔機借給一外資汽車制造商(以下簡稱B公司)使用,同時A公司要求企管部負責該出租物的回收和管理。2016年9月,借用合同履行完畢,但進口數控三面沖孔機仍放置在B公司。

  2016年10月之前,张某代表A公司与某汽车零配件公司(以下简称C公司)共发生6次购销业务,C公司欠A公司货款共计人民币15万元,一直未能支付。因C公司负责人赵某和张某系同学关系,A公司领导责成张某向 C公司追讨货款。赵某恳请张某想办法替自己先向A公司归还部分货款,并承诺1个月后归还张某垫付的钱款及欠A公司的尾款。张某为减轻未追回货款的压力,于2016年12月私自将存放在B公司的进口数控三面冲孔机予以变卖,得款人民币8.9万元,全部用于替赵某的C公司归还所欠A公司的部分货款。该案因群众举报而案发,经监委查证属实。案发后,张某共归还了人民币2.9万元,尚有人民币6万元不能退还。

  【分歧意見】

  對于張某的行爲該如何認定,主要存在三種不同意見。

  第一種意見認爲:張某利用職務上的便利,擅自處分單位財物,具有貪占故意和行爲,涉嫌貪汙罪。

  第二種意見認爲:張某挪用的系非特定公物,根據最高人民檢察院《關于國家工作人員挪用非特定公物能否定罪的請示的批複》,其行爲不構成挪用公款罪。

  第三種意見認爲:張某利用職務上的便利,變現公物供他人使用,實則是挪用數額較大的公款給他人進行營利活動,其行爲構成挪用公款罪。

  【評析意見】

  筆者同意第三種意見,理由如下:

  一、行爲人張某缺乏非法占有公物的主觀故意

  貪汙罪,是指國家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,侵吞、竊取、騙取或者以其他手段非法占有公共財物的行爲。貪汙罪主觀方面爲故意,並且具有非法占有公共財物的目的。具體到本案,張某利用了管理A公司出租物進口數控三面沖孔機的職務便利這一點不存爭議,關鍵是其擅自處分公物的行爲能否推定其具有非法占有故意。如前所述,A公司派張某向C公司追討貨款的一個重要原因是張某與C公司負責人趙某系同學關系,便于溝通協商,而張某將所管理的公物進口數控三面沖孔機變現幫趙某向A公司償還貨款也恰恰是出于同學情誼。客觀上,張某亦未對進口數控三面沖孔機進行隱匿。因此,根據主客觀相一致的原則,張某缺乏侵吞公物的犯罪故意,其行爲不符合貪汙罪的構成要件,第一種意見難以令人信服。

  二、張某的行爲不同于挪用非特定公物

  2000年3月15日最高人民檢察院《關于國家工作人員挪用非特定公物能否定罪的請示的批複》(以下簡稱《批複》)認爲:“刑法第384條規定的挪用公款罪中未包括挪用非特定公物歸個人使用的行爲,對該行爲不以挪用公款罪論處。如構成其他犯罪的,依照刑法的相關規定定罪處罰。”挪用非特定公物追求的是公物的使用價值,而本案中,張某的行爲是“挪用”加“變現”,主要目的是“變現”,其追求的是公物的價值而不是使用價值,因此在本質上不同于挪用非特定公物行爲。第二種意見誤讀了《批複》精神,不具有合理性。

  三、張某挪用公物予以變現歸個人使用,與挪用公款具有同質性

  2002年4月28日第九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二十七次會議通過的《關于〈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〉第三百八十四條第一款的解釋》規定,“挪用公款歸個人使用”是指將公款供本人、親友或者其他自然人使用;以個人名義將公款供其他單位使用;個人決定以單位名義將公款供其他單位使用,謀取個人利益。本案中,張某挪用公物予以變現,再使用所得款項幫助同學趙某歸還商業欠款,表明張某在實施挪用行爲時追求的是公物本身的價值而非使用價值,公物被挪用後,進入了流通領域實現其價值,變現的款項又爲行爲人擅自使用。在這種情況下,可以說行爲人挪用的公物已不是具有使用價值的物,而是公物價值的載體,即公款。行爲人張某將公物予以變現,則公物轉化爲公款,而且行爲人最終目的就是使用該公款,這盡管是一個從公物到公款的過程,但本質上與挪用公款並無區別。

  綜上所述,張某身爲國家工作人員,利用職務便利,擅自變現公物,所得款項歸個人用于營利活動,數額較大,其行爲嚴重侵犯了國有企業的資金使用權,涉嫌挪用公款罪。(武甯)